西山采煤沉陷区移民的新生活


发表时间:2018-01-22 来源:太原文明网

  进入腊月,春节的脚步越来越近。这几天,新一批的西山采煤沉陷区移民在万柏林西铭路旁的九院小区内按照顺序参加分房,这是小区三期的分房现场,也是这个移民小区里最后一期移民选择安置住房,完成从西山采煤沉陷区搬迁的心愿。见此情景,39岁的高智武心里感慨万分,他是第一批从沉陷区搬入新房的移民,至今已成了九院小区的"老住户"。他说,搬迁前后,变化巨大,两室一厅的楼房,宽敞又明亮,日子也越过越红火。

  27个村全“搬家”

  连日来,万柏林区采煤沉陷区治理搬迁工程最后一批安置房的分配工作正在紧张进行。分配工作结束后,这项耗时十余年、涉及27个村6000多户2万余人的民生工程将画上句号。

  万柏林区西山矿区总面积304.8平方公里,已有百余年开采历史,由于超常规、大规模的煤炭开采,造成111.62平方公里的采煤沉陷区,导致地质塌陷、水源枯竭、房屋受损。许多房屋由于年久失修,地基下沉,破损严重,冬天漏风,夏天漏雨,已经变成了危房、险房,行路难、饮水难等问题较为普遍。

  对此,该区从2005年国家发改委批复国有重点煤矿采煤沉陷区治理开始,按照省、市要求,结合地质灾害的动态变化与采煤沉陷区住宅受损程度,分期、分批对沉陷区范围内的所有村庄实施整体搬迁。2006年8月26日,用于安置搬迁居民的九院小区正式开工建设。

  如今,九院小区完成了三期建设,最后一批移民正陆续搬入期盼已久的新居。

  感慨新房好处多

  九院小区东区11号楼,是高智武的新家。他很幸运,几年前从王封乡的莲叶塔村搬迁过来,成为了这个移民小区的首批住户。

  “以前住村里老房子那会儿,院子的一条缝从大门口裂到屋后墙,地上要铺门板才敢过,夜里睡觉也担惊受怕。”高智武说,除了房屋开裂,老村子的居住环境也日益恶化,由于采煤所致地下水位下降,村里的井早就不出水了,全村人只能从半山腰跑到山脚下的一口井取水,一趟就得跑二里地。这口井还经常不出水,只能把水桶摆成一排,干等着。后来没办法,他带着妻子,还有当时上小学的女儿,离开山上的莲叶塔村,到了山下租房住。

  时间回溯到2012年,高智武的生活发生了大变化,他第一批搬入了九院小区的一期新居,再也不用租房了。75平方米,一家三口住足够了,他打心眼里高兴。他连连感叹:“这个新家让我很满意,舒服又省心,父母也在这个小区,前后楼,照顾老人也方便,多好啊。”

  他说:“多亏了西山采煤沉陷区治理,咱才有机会住上这么好的楼房。”

  精神面貌悄然变

  小区门口,一辆67路公交车缓缓停靠在路边,一群人有说有笑从车上下来。

  高智武说,这趟车,从九院小区到下元,是专为这个移民小区开设的,让人们“家门口”就能坐上公交,出门非常方便。一上车,满车厢都是乡音,很亲切。

  “以前,村与村之间,好似有个隐形的‘壁垒’,人们不咋往来。现在,那么多村的村民都住在一个小区里,并且大家都是移民搬迁来的,感情都很热乎。”高智武说,仅东区,除了莲叶塔村,还有马矢山村、前西岭村、后西岭村、小卧龙村等村子的移民,住在一个小区里,早成为一家人了。谁家办喜事,不用打招呼,一栋楼的人很多都会帮忙,可热闹了。

  除了和谐的邻里关系,高智武感受最深的是,搬入新居后,人们的精神面貌也在悄然改变。他说,以前在村子里,没啥“娱乐”,总是几个人凑一桌,麻将打个昏天黑地的,以此打发时间。现在,小区里有篮球场,有阅览室,有文体中心,人们的业余活动也丰富了。闲暇时候,打场篮球赛、跳段广场舞,每年元宵节还要自发组织文艺汇演,每个人的精神状态都很不错。

  新年更有新盼头

  “这个小区很安全,每天晚上都有保安队巡逻,大家住着也放心。”高智武说,为了让搬迁居民“搬得起,住得下,过得好”,小区物业的保安、保洁、绿化等100余个工作岗位,均从搬迁安置居民中选聘,经过专业技能培训后上岗,解决了部分搬迁居民的就业问题。不仅如此,万柏林区政府还经常组织专类招聘会,送岗位进小区。

  就业问题解决了,孩子的教育也不犯愁。高智武说,小区里有幼儿园、西苑小学,附近还有万柏林四中(初中部),孩子们上学很近。

  马上就到春节了,高智武对新的一年也有着更多期盼。他说,现在自己到了莲叶塔村委会上班,希望在新的一年里,努力工作,帮助更多村民过上好日子,新年更有新盼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