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太原市身边好人访谈(一)


发表时间:2020-01-03 04:57:00 来源:


    郭晓青:网友朋友们大家好!欢迎您收看由太原文明办主办,太原文明网协办的“德耀中华  群星璀璨”太原身边好人网上系列访谈节目。今天是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在这样一个下午,我们在说身边好人的时候,大家心里都有一个感慨。我们年底盘点一下身边有哪些好人,这些好人又做了哪些好事。

    首先为大家介绍的是敬业奉献的李江林,旁边这位是助人为乐的姜维。

    姜维为什么是这样的发型呢?这个发行有什么说法呢?

    姜维:我是关注白血病患者的,得白血病的患者一般来说都是光头,因为都要化疗。所以我从2015年以后就把头剃了,这样跟他们更好沟通。如果我跟他们不一样,他们会比较排斥。希望通过这个不算举动的举动,跟他们拉近距离,跟他们更好地交流。

    郭晓青:家里不觉得你比较怪异吗?你才30多岁,应该是讲究风格,讲究发型的,爱美的阶段。

    姜维:我是搞体育出身的,对着装没有什么要求。家里人挺支持我的,觉得你认为正确就去做吧。

    郭晓青:变完发型之后,和白血病患者孩子们接触的时候,孩子们会有什么样的举止?

    姜维:他们可能觉得我也是白血病患者,我说我希望跟你们进一步沟通。

    郭晓青:孩子们第一句话会指你的发型还是你的脸?

    姜维:他们会比较惊讶,会扫一下。因为社会上像我这样举动的人不多,我可能想得比较细。

    郭晓青:孩子们会惊讶地看一眼,然后会打开话匣子。因为他们觉得你们是一样的。

    李局您是环卫局的副局长,姜维这样的发型在您乍看的时候,会不会有一点诧异?

    李江林:以前在很多艺术界看到有这种发型,没有想到他是一个做公益的小伙子。

    郭晓青:把自己的美,把自己的爱好都放弃掉,一门心思与白血病患者做这种沟通。姜维你2014年是我们山西省第100例造血干细胞无偿捐献者,2015年是上海国际冬泳邀请赛冠军,接下来是横渡琼州海峡,还横渡了台湾海峡对吗?

    姜维:那个是2017年台湾省举办的IRONMAN铁人锦标赛。

    郭晓青:就是从2014年开始,你每年都有我们想象不到的任务,特别是十大体坛风云人物大众精神奖,每个举动对于你这样的年龄来说,我都觉得有点儿诧异。

    姜维:我是幸运的,老天能选中我,而且我正好是练游泳的,所以这对我来说是力所能及的事情,去帮助更多的人,去关注他们,这是一个好事。

    郭晓青:这真的是很好的事情。我们就从2014年说起,第100例造血干细胞无偿捐献者。按你的话来说,就是“老天选中了”,2014年你当时是29岁,在这么年轻的时候,家里人没有反对吗?

    姜维:我爸比我妈更开明,他说你想做就做吧!我妈觉得毕竟是穿刺,怕没有扎好了就瘫痪了。我就给他们做工作,从网上查资料。

    郭晓青:整个过程当中有没有坚持不住的时候?最痛苦的是哪个阶段?

    姜维:真没有。我特别轴,我认定的事情谁说都不好使。

    郭晓青:在这里给大家普及一下,捐献造血干细胞不是很恐怖的事情。

    姜维:对,跟献血是一样的。

    郭晓青:在这里姜维可能还有很多的话想给准备捐献的人说。

    姜维:首先捐献造血干细胞对自己的身体是无损伤的,我从捐献完以后每年都会做一项体育活动,想告诉更多的人,其实捐献干细胞之后对本身的身体是无害的;第二,我希望更多人能加入我们这个行列,去挽救更多的白血病患者。

    郭晓青:说到公益体育,我们说到2015年,你去横渡琼州海峡,我们在新闻上看到这个事,觉得那就是铁人,那需要意志,需要毅力、体力,技术就不用说了。这和你学体育有关吗?

    姜维:有关的。这是欧洲的一个机会。张健是中国横渡第一人,他有一个视频,他横渡完琼州海峡,底下有人留言,说横渡是南方人的运动。我看到这句话,觉得你们能行,我们为啥不行?

    郭晓青:张健是一个块头比你大很多的人,很块的一个人,当时横渡海峡的时候是上头条新闻的。

    姜维:我是专业出身的,我对游泳距离不会恐惧。但是我在游之前没有见过海,我一直告诉自己,水是我的朋友,它肯定不会伤害我,所以我就去了。

    郭晓青:你的“轴”有一个最基础的核心就是不会伤害自己;另外你做和白血病患者的这种公益行动,你觉得你和他们是平等的,所以你把头发剃掉了;你去横渡海峡,你觉得你和水是一体的,我觉得你特别讲求“合一”。

    说游泳,这是你的本行。如果说捐献干细胞可能有些担当的话,身体健康的人是完全可以做的;横渡海峡你觉得有毅力就可以;但是接下来的“铁人三项”,跟你的专业还不是特别搭,里面有马拉松,有自行车,而且据说是很残酷的。

    姜维:我游完琼海以后,希望再通过一个什么行动,让更多人去关注到什么事情。现在有一个比赛叫“IRONMAN”,是万达把这个赛事引进到国内的,是当天完成的耐力项目之王,游泳1.9公里,自行车90公里,21.095公里半程马拉松。我想,游泳这一行,反正国内的成人赛事我该拿的奖牌都拿过了,我想换一个领域去尝试,而且还有一个私心,我希望更多人关注到我所做的事情,他们去散播的话,比我的散播要快,因为他们都是一些大企业老总,这样的话传播速度非常快。

    郭晓青:然后就做起来了。

    姜维:对,没想那么多。做任何事情只要考虑到后果,我觉得你就已经退缩了。

    郭晓青:这句话给我们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你讲求的是一种“合一”,铁人三项可能你想把自己和更多公益行动合为一体,一切以公益为出发点,只要对你的公益行动有益,那就去做。但是它需要克服很多,比如自行车,相当于从太原骑到长治,李局最远骑到哪里?

    李江林:从阳曲县骑到太原,花了两个多小时。

    姜维:游泳我是第一个,这个没问题。骑自行车的话,因为我腰上有伤,所以自行车对我来说太痛苦了,因为它要爬着骑,而且有侧风,又怕摔车。等到跑马拉松的时候,目标就是往前跑,感觉就是魔怔了。那天的体表温度将近40度。

    郭晓青:有没有害怕摔着自己?

    姜维:没有。

    郭晓青:就是往前走。这就是铁人精神。经过了正常的过程,从2014年开始,也拿到了这么多的荣誉,但是你也说了,一切出发点都是你的公益,那么现在帮助了多少人?有计算过吗?

    姜维:差不多平均两年会资助一个孩子。2015年去游琼海的时候,我是在群里看到沈阳一个家长在寻求帮助,所以开始给他筹款,正好中央五台也介入了,给我拍了纪录片,这样更多人知道,给他筹了4万块钱,不多;到2017年,偏关的一个小孩跟他爸爸已经配型成功,进入到后期治疗,但是钱跟不上,我就开始他捐款。

    郭晓青:就是每做一件事情就是想,不管怎么样,我先帮助一个人,这是最初的想法。

    截止到现在,不论帮了多少人,这个初心,让我们觉得这个心热扑扑地捧出来了。一个人的力量毕竟是有限的,如果更多人加入进来,就会像你横渡琼州海峡一样,这个力量会支撑你往下走。我们今天的节目是“太原市身边好人网上系列访谈”,至少能让大家在网上掀起一股“去帮助别人做一件事”的举动。

    姜维:我现在有一个志愿者团队,山西省红十字会姜维志愿者团队,希望大家能加入,一块儿去做一些事情。我还做一些小猫小狗之类的救援。

    郭晓青:其实是一个举手之劳,比如街边的流浪猫流浪狗,我们大家集合起来,帮他们或者去给他们做绝育,这都是力所能及的事情。他不单单是身边的好人,我们也希望身边的好人能像姜维这样,在全社会形成“不忘初心”的救援活动。

    姜维您知道李局是做什么的吗?

    姜维:环卫局。

    郭晓青:你知道在农村做环卫,代表什么吗?

    姜维:扬沙,还有人们的意识问题,我马上想到的就是这些。

    郭晓青:说到李局,姜维马上想到的是农村的卫生习惯,我记得我在阳曲县采访的时候,说到清洁,前些年的时候他们觉得垃圾要扔到垃圾箱里吗?不用啊。

    李江林:对,自己家干净了就行,街面上不管。现在我们把农村垃圾治理的活动搞起来之后,所有的垃圾,老百姓不光扔到垃圾筒里面,而且还要分类。

    郭晓青:垃圾分类在太原市区里面现在还没有完全实行,而在阳曲县已经开始了,情况怎么样呢?

    李江林:情况还不错,总体还可以。

    郭晓青:城市垃圾分类的意识怎么也比乡村强一些。现在城市还没有完全展开,你乡村就走到了前面。

    李江林:阳曲县去年做了很多“美丽乡村”,整体的基础设施好了,但是老百姓的环境卫生意识还没有建立起来。去年做了农村垃圾治理以后,我们每家每户都分了两个桶,一个塑料桶,一个铁桶,铁桶里面放尘土的垃圾,塑料桶放其他垃圾。收垃圾车过去的时候,把其中的有害垃圾,废电池,废旧药品这些放到有害垃圾箱里面,自然而然就分开了。

    郭晓青:这个难度不小。

    李江林:难度挺大的。

    郭晓青:大到什么程度呢?

    李江林:比如老百姓连扔垃圾的习惯都没有,别说分垃圾。这个习惯是逐步养成的,收垃圾的司机本身就是垃圾分类监督员,过来以后你垃圾没有分了,我告诉你分开,如果你不接受,我可以每天过来告你,每天叨叨。

    郭晓青:村里人骂您吗?

    李江林:骂呢,怎么不骂。而且投放垃圾是有时间的,不像以前什么时候都可以投放,他不方便。再一个,我们收垃圾的时间和老百姓的生活也要衔接上。比如夏季老百姓去田里干活,早早就走的,太阳很晒的时候他回来歇一会儿,这时候是他吃饭的时间。所以和这个时间衔接上,你才可以做好工作。

    郭晓青:刚才我给姜维总结了一个词,就是“合一”,比如人的行为和世界的合一,而您所做的工作是想大家所想,这个事情不是不能做,关键是看你怎么做。如果你和他想得一样,他就愿意干净,这是做到他心上的事,所以他愿意配合你。

    李江林:其次,如果他人不在,他可以把垃圾放到门口,司机过来给他收走。

    郭晓青:这个事情说起来简单,我们就和网友们做一个交流,阳曲县一共有多少个村?

    李江林:123个村。

    郭晓青:一共有多少户?

    李江林:45911户。

    郭晓青:意味着4万多户每家人都得做到,你这个环卫局的工作才算完成。

    李江林:有的地方还没有做到,有的太偏远,有的村庄太小,我们还在延伸。

    郭晓青:您的PPP项目是什么项目?

    李江林:就是农村垃圾治理项目。

    郭晓青:就是要让村里面干净了,就是PPP。

    李江林:一开始的初衷是把农村的垃圾处理掉,以前是村里面把垃圾放到村边就可以了,现在不一样了,垃圾一定要去该去的地方,比如生活垃圾,它是拉到发电厂还是去了填埋厂,这是它最终的归宿。我们做PPP项目,中转设备做的是地埋桶,这在全世界都是领先的。

    郭晓青:这就是一个范例。说一个简单的事情,比如老百姓我们让他家里分类,您入户做过工作吗?

    李江林:必须入户。

    郭晓青:不然他不接受。

    李江林:入户一次还不行,你还得多次。这次他不接受,那么就第二次、第三次。

    郭晓青:也可能您去的时候人家正好吃饭或者休息,没有撵过你吗?

    李江林:有。他不愿意让你进去。这时候也不能泄气,还得继续跟他沟通,让村干部和他沟通,通过各种方式。每个村都有保洁员,让保洁员跟他沟通,让他接受这个事情。而且大家的力量对他也是一种影响。大家都接受了,他慢慢也就接受了。

    郭晓青:而且他也会不好意思的。

    李江林:阳曲县这几年建设得非常好,他们大部分也愿意接受的。

    郭晓青:那从一开始就是普及知识,到现在实现了“美丽乡村”的垃圾治理,用了多长时间?

    李江林:我们去年下半年开始运作的,到现在就是一年半。

    郭晓青:接下来目标是什么?

    李江林:让全县的农村普及垃圾分类。

    郭晓青:包括那十几户、二十几户的。

    李江林:对。

    郭晓青:两位是太原市的身边好人,他们做的事情说起来,如果用“感天动地”来说,真的也没到那个份上,但是在这个潜移默化当中,让我们感受到了“感天动地”的力量,一个是两年做一个大的救助事件,呼吁更多的人参与进来;一个是用一年半的时间从最难的地方,乡村垃圾治理开始入手,让阳曲县变成了美丽的乡村,而且接下来还会延伸到阳曲县每个乡村的角落里去,这个工作是一个更加艰苦的过程。我们祝他们成功,也祝他们心想事成。谢谢你们,网友们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