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长话文明——万柏林区第二小学


发表时间:2019-12-18 03:02:00 来源:

郭晓青:网民朋友们大家好!欢迎您继续收看我们校长话文明网上系列访谈节目。我们的节目在继续着,我想通过我们的节目,大家可能对于校长,对于老师,对于孩子们,对于他们文明素养的养成有一个大致的了解,我们还是重复那句话,种好一颗文明的种子,扣好人生一颗端正的扣子,今天我们为大家请到的是万柏林区第二实验小学的校长李艳红。李校长您好!

    李艳红:主持人好。

    郭晓青:一看您就是小学校长的样子,每天您跟孩子们见面最多的时间是什么时间?

    李艳红:从孩子们上学到放学,我们基本都在一起,而且我也带课,所以跟孩子们接触更多一些。

    郭晓青:您见到一年级和六年级的孩子,语气的表达不一样是吗?

    李艳红:是的。

    郭晓青:比如我现在是一年级的孩子,您怎么说?

    李艳红:孩子们好,我们会亲切地弯腰和孩子们说话。如果见到高年级的孩子,是一个平等的朋友式沟通,让孩子们树立起自信和自尊。

    郭晓青:哪个年龄段发生这种转变?就是把他当成小朋友和平等朋友的身份。

    李艳红:一般在中年级的时候孩子们的思维由形象思维变成抽象思维了,他们认识事物,认识世界眼光也不一样了,有自己的想法了,我们也会转变教育方式。

    郭晓青:比如我们在校园里面要对他们进行文明礼仪、文明行为的教育,那么一年级和六年级如果这种视觉发生变化的话,这种文化的方式也会发生变化。比如孩子们的校内会跑会跳,这是很正常的释放天性,但是有的会出格,我见到过一个,他会坐在楼梯扶手上,从三层出溜到一层,如果是一年级的孩子,我们怎么告诉他?

    李艳红:我们一般在开学的时候,就把常见的问题要针对班主任进行培训,班主任要给孩子做示范,让孩子们知道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怎样做是对的。如果遇到孩子出现了这种问题,我们首先别惊吓着孩子,因为怕再发生危险。所以我们会轻轻走过去,先把孩子抱下来,稳定一下情绪,然后告诉孩子危险在哪里,为什么不能这样做,然后安抚孩子。更多的是告诉孩子该怎样做,而不是不能怎样做,这样的话他头脑里面强化的是正向的东西。指责的话,其实孩子没有得到正确的指导。

    郭晓青:到六年级的话这种事情就会越来越少。

    李艳红:六年级有他们的思维方式,会呈现出来不同的特点。

    郭晓青:我的理解,小孩子的这种打闹,可能自己伤自己的可能性大一些,而高年级的打闹,互伤的可能性更大。

    李艳红:虽然不能完全这么说,但确实有这种倾向,孩子年龄大了以后,他认为他自己能做的事情很多,他会做一些超出范围的东西,他要证明自己的能力、主权和自尊,所以彼此之间可能摩擦就会多一些。

    郭晓青:所以对于高年级的孩子,我们在教育他们文明礼仪、文明举止的时候,我们在尊重他的基础上,可能这种教导的语气会多一些。

    李艳红:不仅仅是教导,我们要引导孩子分析。我们要通过现象,来分析他带来的问题、危险、做事的利弊,让孩子在懂理的基础上再进行规范。

    郭晓青:其实就是一个养正的过程,让他慢慢从习惯变成自然。但是这个过程是蛮痛苦的过程,他每天也在跟自己斗争。

    李艳红:我们首先跟我们的管理人员,跟我们的老师树立一个观点:孩子在没有上学之前形成一种习惯,我们要纠正孩子不良习惯,一定不要认为孩子是专门要做的。他不是主观故意的,实际上是无意识的,包括大声喧哗、来回跑动,他有他的天性在里面,所以不要认为孩子是故意的,他只是不由自主地做了一些不合规范的事情。

    郭晓青:我们是有自己一些规律的,我看到我们把这些都变成了儿歌,我记得在部队饭前要唱歌,要有这种情绪,我们给孩子编成了这种儿歌,我们怎么编呢?

    李艳红:这些儿歌只是一个载体,就是希望孩子们能够喜闻乐见的,我们在争得这个习惯养成的时候,希望有一个标准,通过儿歌的形式来传达这种标准。

    郭晓青:我们有哪一类的儿歌?干什么用的?

    李艳红:孩子们从上学、放学、上操、下操、入课、楼道礼仪、师生问好等方面,其实都有儿歌,每个年级也会根据自己的特点自选一些习惯养成方面的内容,然后根据学校统一的步骤,有序地去做。

    郭晓青:比如说洗手,我要怎么洗,要洗多少次,动作是什么样,他就会牢牢记住,变成自己的行为。我觉得这是一个好办法,因为很多歌我们还得谱曲,还慢一点,儿歌是根据自己班级、年龄、学校自己的特点,就这样上口了。

    还有一个特点,你们学校有体育馆。

    李艳红:是的,在太原市有体育馆的学校不多,尤其是小学。有体育馆并不是多了一个场馆的问题,而是解决了孩子们很多在室外没办法解决的困难,比如天气不好的时候,比如乒乓球、羽毛球有风力影响的问题,所以我们在室内进行,同时在室内,孩子们可以学会互相谦让,培养坚强的意志。

    郭晓青:还有一个晋韵一条街,这么小的孩子他能体会到吗?

    李艳红:不同孩子的体会是不一样的,晋韵一条街我们是把山西的一些老字号,一些典型的店铺搬到这条街里面,比如日昇昌票号,还有老字号药铺等等,给孩子是一种文化和晋商精神的熏陶。孩子们从大算盘、药罐、茶具等等,可以了解到晋商的文化,大量的孩子们可以在这儿进行深入研究和学习,它不仅仅是我们学校的学习基地,也是万柏林区的综合实践基地。

    郭晓青:我们把学校做成了区里面的教学实验基地,说明我们让孩子们把握晋韵味道的同时,也让孩子体会到了山西文化对人心的滋养。

    李艳红:对,见证了我们价值观的落地,比如晋商里面体现了诚信、节俭、自强不息。

    郭晓青:还有民族自豪感。

    李艳红:对,爱家乡,爱祖国的情绪也都融入进去了。

    郭晓青:还有一个有特点的地方,就是我们的千秋博物馆。晋韵一条街里面应该含有博物馆的成分吧。

    李艳红:有一些。

    郭晓青:那为什么要分开呢?

    李艳红:千秋博物馆里面把太原的历史、企业的历史、学校的历史,三种历史融合在一起,它的呈现角度是不一样的。

    郭晓青:那就是让我们在这个学校上学的孩子们意识到这块地方曾经是什么地方,其实就是让历史延续,不要割断历史。

    李艳红:孩子在游走、研学过程中,很多实物,很多图片等等,都要在里面接受熏陶、浸润。

    郭晓青:孩子们会和家长讲吗?

    李艳红:会的,孩子们很自豪,我们也会请家长来参观孩子们得到什么样的文明熏陶,所以孩子们很自豪,所以更好是笑容的传达。

    郭晓青:历史的传承就是这样,文明的概念也不简单是一个文明行为和举止,我们要从表象的行为举止里面,看到它里面的丰富内涵,是一个有文化的,山西太原的文明人。

    说到这里,你们这个学校还有一个有特点的地方,就是孩子们的自理能力。我们一般想到的是孩子们的个人卫生、个人生活料理,这是自己可以管理自己的,而你们把学生自治放大到一个管理层面,孩子们可以吗?

    李艳红:这个自治实际上是老师和学生共同来做的。你可能提到的是年级自治,实际是老师和学生共同参与的,每个年级我们有500人左右,所以如果能把机构,包括运行机制稍作改变,也许能更大地调动学生和老师的积极性,所以我们从转变机制开始,创立了年级自治的运行机制,老师带着学生共同大家目标。我们有年级组长,年级组长会对所有的任课教师开会,一起完全共同的目标。最终年级自治通过老师、学生,共同打造的是学风正、习惯好、有特色的年级气质。

    郭晓青:举个例子,比如年级自治,比如三年级的孩子,能做到什么程度呢?

    李艳红:年级自治里面,我们目的还是希望孩子们的言行举止能够达到文明的程度,我们首先调动的是班主任和孩子们,一起来分析我们班的问题,年级的普遍问题在哪里,当我们达成共识,年级组长就会召集整个年级的所有任课教师一起商讨,形成一个解决方案,这个方案里面,我们就会涉及到所有课研教师在课上课下如何配合,要求是什么,我们孩子自己能做到什么,通过老师指导又能做到什么,这样把它进行分层,这样的话,比如楼道大声喧哗的问题严重,孩子们一旦意识到这是个问题,那么他参与的积极性和主动性就会提高,他得到尊重以后,自觉性也会增强。

    郭晓青:这存在一个矛盾,比如课间十分钟,这就是孩子休息下来的时候,难免声音就大,这个时候大声喧哗是允许的吧?

    李艳红:我们一般分几种情况,如果声音特别大,你会影响到别人,这种是不允许的。在楼道里面,两个人之间能够听到,或者周围的人能听到,这都是可以的,就是说尽量减少自己的音量。

    郭晓青:我们从孩子抓起,告诉孩子习惯就是这么养成的。那么我们小学出来的孩子,是什么样的形象呢?

    李艳红:一方面我们希望孩子们出来以后细节上能做到文明有礼,我们提倡自信、微笑、爱心,自信是一个人的精神风貌,是一种气质,微笑因为我们希望传达给别人一种正能量,爱心,我们希望现在的孩子不但要学会照顾自己,还要心中有他人。所以这三点,希望我们的孩子都能成为有温暖的,有爱心的,能把正能量和爱心辐射到社会上的好孩子。

    郭晓青:什么样的学校是文明色彩比较浓厚的学校?什么样的学生是文明的学生?刚才校长的这一番话告诉我们,从他们的角度看到的,就是自信、微笑、爱心,从你们学校做起,辐射到全社会吧!感谢校长,也感谢您的收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