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太原身边好人网上访谈第二期(耿开文、晋勇)


发表时间:2018-09-29 03:11:00 来源:

 

郭晓青:太原文明网的网友们大家好!欢迎您继续收看“德耀中华 群星璀璨”2018太原身边好人网上系列访谈节目,今天我们邀请到的是助人为乐身边好人,来给大家作个介绍,我身边位是耿开文,您好。这位是晋勇,晋勇您好。

当了“身边好人”入选之后,耿书记,当时心里有感慨吗?

耿开文:很激动,没想到,我觉得也没做多少好事,但是能成为太原市身边好人,心里也是很激动的,同时也很忐忑。

郭晓青:晋勇是一个干警,是一个警察,我们想象的警察都是办案一线,刑侦、经侦,但晋勇是帮助朋友当选为身边好人,当选的时候什么心情?

晋勇:我觉得我应该帮助他,尽我的力量。

郭晓青:但是被选为太原好人了,身边好人了,做了好事的人我们都知道不能让他默默无闻,要成为我们的榜样,所以这个名誉也是实至名归的。

我们说一下耿书记,您是福利院院长,太原市精神康宁医院院长,现在是太原市军休三所,您换了这么多地方,但是有一个主线,福利院是关注孩子们的,好人孩子都有,就是这些孤寡的,康宁医院是对那些精神上,特别是对那些脑瘫患者的。

耿开文:就是没有人管的精神病人。

郭晓青:现在是到了军休三所,依然是老人。

耿开文:对,在部队上退休和离休的老人。

郭晓青:换了三个单位,都在做帮助别人的事情,我觉得特别不容易。

晋勇:功德无量。

郭晓青:现在多少个孩子管你叫“爸爸”?

耿开文:没有具体统计过,多的时候可能是570多个,现在可能更多了。

郭晓青:能分清吗?

耿开文:分不清,大孩子能记住,小孩子很多记不住。

郭晓青:你在福利院一干就是14年,在这中间您还收养了570个孩子,我们就说这些数字,就足以人我们觉得不容易,一个孩子管你叫爸爸,两个孩子叫,这容易,570个叫,不是一个容易的事情。

耿开文:更多的是一种责任,到现在还有很多孩子过节的时候问候我,叫我耿爹的,叫我耿爸的,各种称呼的都有,但我不可能像对自己孩子一样把500多个孩子都照顾好,特别惭愧的是我对孩子的教育抓得有些欠缺,离开以后觉得对不起他们。

郭晓青:总觉得应该对他们再严厉一点。

耿开文:孤儿没有亲生父母,应该有的那种家庭教育这儿没有,所以比较遗憾的是这部分比较缺失。

郭晓青:您不用谦虚了,570个孩子叫爸爸,现在想他们吗?

耿开文:经常想,我们专门有一个相亲相爱的群,里面经常有互动,而且我离开以后会关注一些比较典型的孩子,他们的上学、医疗、成家、住房这些我都在尽力帮助他们出主意、想办法。

郭晓青:所以这个“爸爸”不是虚的,是“真爸”。中间您还收养了一个孩子。

耿开文:我是1999年去的福利院,2000年的时候有一个女孩5岁,左胳膊有严重烧伤被遗弃了,一开始在柳巷派出所,送到福利院以后,通报学院的校长说这个孩子是个可塑之才,他愿意让这样孩子到他们那儿免费上学,但是他有一个要求,不能再回到福利院,否则落差太大。我们因为这个专门开了会,研究她去谁家。我们院长家里相对条件好一点,她不会有什么心理上的落差,所以由我来寄养,放学以后,或者放假了就到我家。现在我没有正式收养她,她还是姓党,还是福利院的孩子,但我对她跟对我的孩子是一样的,现在上研究生了,很可爱的一个孩子。

郭晓青:她认为这是她家吗?

耿开文:没有任何区别,是非常自然的家庭氛围。举个例子,躺在沙发上摁电视遥控,我们抢不了她的摇控器,想吃什么很随便。现在放假以后,我们回家以后她饭都做好了,她就是我们自己的孩子。

郭晓青:19年养大一个孩子。我们经常听“生亲不如养亲”,这儿有了很好的体验。一开始接纳的时候并不是那么容易,虽然是寄养在你们那儿,并没有什么手续,但是和其他孩子叫爸爸是完全不一样的。

耿开文:我那个是工作,我觉得是必须做的,但是回到家里,爱人和孩子会觉得不适应,包括她是一个南方的孩子,和我们是有差别的,说话也是南方话,吃饭也是喜欢吃南方的菜,而且她愿意赤脚,不愿意穿鞋,大概磨合了半年,包括吃饭,刚来的时候我们家里喜欢吃辣椒,她一开始就不吃辣椒,一吃辣椒就哭,现在没有辣椒不吃饭。

郭晓青:这样一个福利院的孩子,不仅仅是人融入这个家庭,更重要的是感情的融入,而感情的融入在耿书记看来,最显著的标志就是吃辣椒,口味一样了才是一家人。但是付出了这么多,包括康宁医院,包括现在在干休所,都是在帮助别人,都是在付出。

耿开文:最早的时候去福利院,那时候30多岁当院长,他们觉得肯定是个跳板,没有想到我干了14年,我很热爱这个工作,如果不是因为超过10年要换地方,我到现在可能还在那儿。康宁医院我也专门设立了脑瘫孩子的病区,就是要解决福利院脑瘫孩子的治疗,现在4年多了,很好,包括业余时间,我也经常上古交、阳曲县、天镇这些基金会联系,今年资助了天镇10个大学生上大学,自己不由自主地想做点儿公益。我觉得也不是什么善事,因为钱不是我出的,我只是垫了点儿时间和交通费用,再联系北京方面给他们帮助。

郭晓青:走一个地方惦记一个地方,所以福利院的孩子您到现在也惦记着,到了康宁医院您也专门有一个区,现在又到了军休三所,您的心有多大呢?能容下这么多的人。

耿开文:能做多少就做多少。我现在想了,有人问我参加太原好人评选有什么意思,我说我退休以后还想做公益,太原好人是一个平台,如果没有这个平台,做好事也没有那么容易。

郭晓青:这个名对您来说已经是太身外之物的东西。

耿开文:名对我来说已经不是什么了,利就更不用说了,但是退休以后你想做点儿公益,太原文明网的太原好人我认为就是一个好的平台。

郭晓青:耿书记想把太原好人、太原文明网当做他今后做公益的更大的平台,我想我们太原的身边好人会越来越多的,心有多大舞台就有多大,这个舞台越来越大。

晋勇,听完耿书记有570多个孩子叫爸爸,家里我们有两三个孩子就觉得有点儿闹,570多个孩子叫爸爸,我想,这是一个胸怀。

晋勇:我非常敬佩,觉得自己做得很不够,很渺小。

郭晓青:晋勇也很不容易,我看材料,你帮助的是你当时中学的一个同学,同学的情意就深到这个程度?

晋勇:刚开始我们的关系确实也不错,后来他到化工厂工作,每天非常辛苦,因为他家里条件并不是很好,母亲没工作,父亲也退休了,还养着孩子,每天工作量非常大,我们也劝他,忽然有一天他就病倒了。

郭晓青:按照常人的想法,同学生病了,我们去看一看,经济上给一点支持,然后大家各忙各的工作,因为这个年纪都是最忙的时候。你们就一直管下去了?

晋勇:知道他病了以后我们马上去了医院,也不敢告诉他的父母,一直在重症监护室呆了一个多月,第二个月的时候他的父亲因为同样的病,一下就不在了,我们还不能告诉他,家里已经乱成一锅粥了,同学们就商量,把他父亲打发走了,我们五六个人开了一个小会,拿出自己的一点意思帮助他。

郭晓青:帮到这个时候,你们把他送到医院,他的父亲去世,你们帮他打发掉老父亲,这也就可以了。

晋勇:他和爱人在一个单位,没有什么工资,他母亲又没有工作,我们决定一直帮助他。

郭晓青:不忍心了这么多年,你们这一帮同学帮到现在,有多少年了?

晋勇:整10年。

郭晓青:10年,比自己家人还尽心,一帮当时的小伙子,当时的同学,靠什么坚持了10年呢?

晋勇:身边的好人很多,当时我们五六个人,通过我们互相传,很多人也愿意加入我们,现在已经十八九个人了,跟他都认识。他母亲2016年得了癌症,他爱人也跟他分开了,我们就把他和他母亲一块儿送到福利院,去年他的母亲不幸去世了,家里也没有什么亲戚,我们帮他打发了。

郭晓青:现在他见了你的面说什么?

晋勇:他非常感谢,他也非常乐观,要坚持活下来。

郭晓青:10年,从最开始的同学到现在十七八个人都在帮助他,是什么原因让你们坚持了10年?

晋勇:我们要把这个事情做下去,也借助文明网太原好人的平台,希望帮助身边任何有困难的人。

郭晓青:其实我们的传统美德靠什么传?靠谁传?耿书记给我们做了一个最好的诠释,一个孩子叫爸爸简单、容易,两个孩子也容易,570个孩子叫爸爸,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帮助一个中学同学10年,承担起一个为人子、为人父、为人夫所有的责任,不是一个容易的事情,靠的是传统美德的善念,他们现在正在把这种善念和传统美德的观念传达给身边的人,希望我们身边的好人越来越多,谢谢,也感谢文明网的网友们,谢谢!

现在文明网的网友们给两位留了很多问题,我们抽取一下:耿书记,您为福利院500多个孤儿的生活操碎了心,常常奔走北京联系社会捐赠,能谈谈最艰难的时候吗?

耿开文:那时候没有动车,要坐火车,但是单位的事也比较多,我就晚上10点坐动车,早上8点到北京办事,第二天晚上也坐晚上的火车到太原。而且到的北京吃饭也很简单,有时候如果需要住到北京,我尽量住到朋友的办公室里面或者家里。那个时候没钱,福利院的孩子们一个月才190块钱的生活费,能省尽量省。

郭晓青:苦了自己。

耿开文:也没有,最清楚的2004年,一年去了十几趟,都是为孩子们做手术,跑着联系。也恰恰是那一年我得了糖尿病和高血压,每天需要打三次胰岛素。那个时候工作有些紧张。

郭晓青:为了福利院的孩子,给自己落下了病根,这个病根一直伴随着你,委屈吗?

耿开文:没什么委屈的,应该的。

郭晓青:一年十几趟在北京,那几乎有一两个月的时间是在火车上渡过的。所以我们可以想像一下,我们一般躺在自己床上才是最安心的,在火车上,那是什么样的工作状态?所以说“辛苦”真的是有点儿轻了。

晋勇,网友们看了你的事迹十分感动,并且十分关心你的同学常永东,他现在怎么样?

晋勇:双塔北路那儿有个福利院,他在那儿住着,现在身体状况还可以,还是没办法自理,我们让他尽量主动锻炼,因为他还年轻。有时候我工作忙,同学、朋友们过去给他加强营养,现在身体还可以。

郭晓青:你们现在多长时间去福利院看他?

耿开文:每个礼拜都有人过去看他,我有时候工作忙起来过不去,但是每个礼拜都有人过去看他。

郭晓青:让他感受到大家庭的温暖。

耿开文:现在锻炼得会打字了,原来光会语音,越来越好了。

郭晓青:我们祝愿他早日恢复健康。其实晋勇身后有十几人的小团队在帮助常永东,我们就把他的小团队请上来,看看他们怎么说。

欢迎晋勇的哥们儿、兄弟,你们平时之间也是兄弟吗?

武瑞春:我和晋勇是初中同学,郭旭昇是上班以后的同事。

郭晓青:有句话,大家说初中同学的感情是最牢固的。所以你是他最牢固的。但是还有人说,上班之后如果能有兄弟感情,那是非常不容易的,那是一辈子的感情,同意吗?

郭旭昇:是的。

郭晓青:你们三位,包括晋勇身后十几位兄弟都在帮助常永东,一开始帮助常永东就是同学的一种情意。

武瑞春:是的。他住了十几天医院,他父亲就去世了,说实话就是他父亲挣的工资,所以我们决定帮助他。

郭晓青:我刚开始问晋勇的时候,最牢固的初中同学,帮一下、两下,帮上一年,你们帮了10年。

武瑞春:关系确实不错。

郭晓青:没有因为他的生病影响了感情,反而感情更深了。通过帮助常永东,你们初中同学的感情深厚到什么程度了?

晋勇:我们好的时候都在一块儿,他生病了,我们感觉他更需要我们帮助,不能抛弃。

郭晓青:晋勇是一名警察,我就想起《士兵突击》有一句台词,不抛弃、不放弃,虽然不是战友,但胜似战友,同学的情意在这里放大了,更深厚了,而且是荣辱与共了,你们参加工作之后的兄弟怎么也加入进来了?

郭旭昇:我们关系不错,后来我也听说了这个事,作为兄弟的同学,也要助人为乐。

郭晓青:您觉得晋勇身上什么样的品格影响到您,您竟然去帮助他的同学?

郭旭昇:我欣赏他的助人,我作为他的兄弟,也应该去帮助。

郭晓青:有人说你帮别人一下,也许别人在合适的时候会帮你十下。很多人觉得举手之劳帮助别人不求回报,但是现在身边好人对你们这种行为的最高褒奖,这种太原好人不仅仅是给晋勇,是给你们这些同学、朋友、兄弟们的。常永东现在还在福利院待着,接下来你们会怎么做呢?

晋勇:不抛弃、不放弃,我们要坚持到底,把这个事情做下去,把他的身体恢复到最好的状态。

郭晓青:虽然说他们语言不多,也憨憨厚厚,但是我们感受到不仅仅是兄弟的情意,更多的是全社会对于全社会弱势群体的关爱。不抛弃、不放弃,我们身边好人越来越多,我们美丽和谐的大太原就一定能够展现在我们面前,感谢你们,感谢你们作客太原文明网,也感谢太原文明网的网友们,谢谢你们,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