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原文明网
中国文明网总站 联盟网站 文明播报 | 文明创建 | 道德模范 | 志愿服务 | 未成年人 | 工作提示 | 图文简报 | 视频宣传 | 文明风采 | 文化建设 | 文明看台 | 公益宣传
  首页>视频播报
太原市身边好人网上系列访谈第六期
来源:   2017-08-01 10:51:30   

    郭晓青:太原文明网的网友们大家好!欢迎您继续收看我们的直播节目,我们的直播题目是“德耀中华  群星璀璨”——太原市身边好人网上系列访谈。在一组组的系列访谈当中,我们一次次感受到了他们人格的魅力,境界的高尚。虽然都是普通人,都是基层的工作人员,但是他们身上所散发出的光辉照耀着我们。

    今天的这两位嘉宾我们作一个介绍,一个叫孟小平,还有一位叫袁国萍,两位都是平字辈的,我们先从孟小平说起。

    孟小平是太原车务段的,这是铁路职工,但是你是开汽车,在开火车的地方开汽车,有什么不一样的呢?

    孟小平:开火车是在钢轨上跑,汽车是在公路上跑。

    郭晓青:会不会有什么不太平衡的地方,或者说单位特别重视开火车的,不太重视开汽车的感觉?

    孟小平:没有太大的区别,因为像我们铁路上来说,开火车的话,只要是事故就是大事,所以管理特别严格,包括我们开汽车也一样,对我们要求也特别严。

    郭晓青:所以说最大的不同是要求的严格,如果火车有了事故,那么在平时开汽车的时候,是比照执行的,所以会更加严格。

    我们给网友们介绍一下,孟小平还有一个身份,他是孟子的后裔,你在族谱上怎么排序的?

    孟小平:我是75代,祥字辈的,应该我叫孟祥平。我二叔家在青海,过去小的时候可能很长时间才写一封信,后来等我二叔回到太原的时候,发现我和我的哥哥正好重名,正好我比较小,就把我改了。

    郭晓青:可能大家觉得最不该改的是这个字了。孟子的一些东西对你们后辈有什么影响吗?

    孟小平:影响特别大,从孟家来说,我们一直在传承一种儒家的文化和孟家的家风,我们一直在传承学习,因为一个优秀的家风,肯定传承了优秀的文化,孟子俗称“亚圣”,很多人都在研究儒学,所以孟子的后人更有义务把它传承下去。

    郭晓青:你们家的族谱有多厚?

    孟小平:现在基本都做成电子版的了,好保存,查阅的时候很多资料都能保存好。过去最老的族谱,有纸质的,已经不能翻了。最老的族谱是清代的。

    郭晓青:现在还在吗?

    孟小平:在,但是基本不能动了。按过去的话是十年一修补。

    郭晓青:最上面是孟子,接下来到你这儿,你是75代。刚才说了,名字改了一个字,但是孟子所传承的儒家很多东西,在你们这个家族,特别是在你们身上依然在传承,你虽然改了这个字,但是骨子里的东西,血液里的东西,骨髓里的东西是丢不了的。对你影响最大的是什么?

    孟小平:就是做人。因为人之初性本善,这也是我们老祖宗提出来的,只有做一个好人,做好这个人,你才能做好事,做事先做人。

    郭晓青:我们先从孟小平的做人说起,捐献造血干细胞。可能很多人特别激动,一听完谁需要,或者献血了,大家都去献,都去捐,但是一旦真的让捐的时候,心里七上八下的。

    孟小平:是的。

    郭晓青:讲讲你的过程。

    孟小平:我和爱人十几年一直在献血,2007年签的造血干细胞志愿书,当时本来我想签,我爱人说你不用签了,你是家里顶梁柱,我签吧!我是2009年签的,荣誉证书没敢带家里,一直在单位。当时我爱人说家里有一个签的就可以了。后来也没有把它当回事。到了2016年8月份的时候,也就是去年,红十字会的电话打过来,核实一下我的身份和事情,说现在正好有一个患者需要,问我愿不愿意,我说可以。然后就检测,检测出来以后,我和患者10:10完全吻合。

    郭晓青:这也太不容易了。

    孟小平:是的,按照惯例是7个点就可以了。但我是10个点都吻合,也有点儿小兴奋。接下来还要做体检,只有造血干细胞各项指标吻合了以后,体检的各项指标合格了以后才能捐,所以一路走来挺顺的。

    郭晓青:都合格之后,你这个小兴奋还在吗?

    孟小平:还有,主要是接下来我得告一下我爱人,因为体检下来以后也是合格的,体检特别难,比如你如果开过刀,或者有什么囊肿,都不可以,只有咱们健康,才能去帮助别人,所以晚上回去我就和爱人说,我和你商量个事。

    郭晓青:她当时第一反应是什么?

    孟小平:她说这么大的事你为什么不和我说?2009年就签了,为什么我没有见荣誉证书?我说我在单位放着。

    郭晓青:埋怨你了吗?

    孟小平:没有。就是嫌我没有提前告诉她。她也挺着急,因为我们对这个概念不是特别清楚,所以在网上查了很多资料,捐献要做点儿什么准备工作,捐后对身体有什么具体的损伤。

    郭晓青:查完之后这种小兴奋还在吗?从10分现在到了几分了?5分了吗?

    孟小平:5分了。

    郭晓青:有点儿犹豫吗?

    孟小平:没有。就是感觉有点儿复杂。

    郭晓青:5分里面有没有觉得对身体有损伤?

    孟小平:也有过,但我觉得只要我身体允许,捐献是没问题的,这也是我的承诺。

    郭晓青:这个小兴奋即使减弱了,但是要履行承诺了信念没有变。查完以后发现对身体有损伤,而且那么麻烦,它也很烦琐,爱人也觉得没有早告诉她,小兴奋就减下来了。然后要签字的时候,觉得手重吗?

    孟小平:也觉得重,我觉得这是我必须兑现的,而且对方也一直在等着我,我要以一种正常的心态去完成。因为配型的概率太少了,几万分之一,或者几十万分之一,特别难,而且我的身体一路走来挺顺的。

    郭晓青:所以你把它当成使命,要完成它。我要问你一个问题,我知道捐献造血干细胞,可能要求是保密的,你不能知道对方。

    孟小平:对,是为供者考虑的。

    郭晓青:你甚至救了他的生命,对方都不知道你是谁,对方也不知道你是谁,你可能默默无闻地做了一件拯救人的事情,小兴奋还有吗?

    孟小平:还有。

    郭晓青:会不会觉得我救了他,他都不知道我是谁,有没有这种不平衡?

    孟小平:没有,就应该是这样,这也是惯例,有些规定我们一定要遵守。

    郭晓青:但是我知道,对方有信寄过来,虽然不知道你是谁。

    孟小平:是红会传过来的,红会也要检查一遍,看上面有没有地址电话,看完给的我。

    郭晓青:你看到的时候,最打动你的是什么?

    孟小平:这封信是11月30号,我捐献干细胞的那天,对方两个护士给我带过来鲜花和剃须刀,因为知道我是男性,然后拿了五千块钱,我没要,他说是要感谢我,我说他在这时候最需要的就是钱,所以让医生带回去了。

    做完干细胞以后,我爱人拿出信来,给我念了一遍。我当时在病床上躺的。其中有一段说,已经是11月末的初冬,我们全家现在很忧心,已经四个多月了,是您的出现给我们全家带来了希望。

    郭晓青:我来念:真的,我30年来,从未像此刻一样充满对命运的感激,虽然无法当面言谢,但是我想我能做的,除了心怀感恩之外,就是从今以后极尽我能帮助他人,我也会录入骨髓库,希望我的骨髓有一天像您一样去挽救另外一个人,这是对您善意的最好传承。

    郭晓青:有什么比这个更让人欣慰的呢?现在对方的状况怎么样了?

    孟小平:恢复得特别好。

    郭晓青:我们知道对方平安,知道对方健康,我们所有的付出都值得。我们知道捐献的4个小时过程当中,你浑身的血液要循环80次,是很痛苦的过程。

    孟小平:尤其打上针以后特别痛苦,过去我们做这个是从背上打上针,进去抽,现在医学比较发达了,就打动员剂,上午一针下午一针,目的就是把造血干细胞从骨髓里面提出来,到了血液里面,然后从血液里面抽走。

    郭晓青:80次,4个小时,去拯救一个人的生命。直到现在我们从来没有后悔过,拯救人的生命,这是一个天大的事情。捐献造血干细胞这是一个缘份,但是我们知道您和妻子献血献了11年,献一年谁都能做到,献两年可能普通人也能做到,但是坚持11年,怎么坚持的?

    孟小平:献血本身对身体也有好处,另外,我们经常也能收到血液中心的短信,我们知道这个也是能救人的,总觉得这个是应该做的。

    郭晓青:现在缺了,我们去献。你和爱人之间因为献血产生过不用去的想法吗?今年不用去了,让身体恢复恢复。

    孟小平:有时候聊过,但是到了该献的时候,总要去献。

    郭晓青:两个人就一起去了,把这当成了家庭生活的一部分。

    孟小平:觉得自己该做的事,不能落下。

    郭晓青:这是孟子的后裔给你的使命,让你觉得有这么多事情要去做,是家传使命吗?

    孟小平:应该说是家风传下来的,作为孟家人来说,应该有更多的义务去做一些事。

    郭晓青:可能有孟家的,有张家的,有李家的,有很多家的,才形成了我们现在社会的这种氛围,大家把承诺当成是自己对于社会,对于别人的一种信守,把这种责任当成是自己肩上的东西,你不单单献血,还坚持去福利院。

    孟小平:真正接触公益事业是2013年,我和同学去福利院,它都是残疾儿童,而且都是被遗弃的,去了以后对我的触动很大,因为我第一次看到那么多孩子,有的双目失明,有的脑瘫,从2013年到2016年,基本上是我和我爱人,还有我妈,有时候姑娘放了假也一起去,有时候也和朋友们去两次,2016年的时候我成立了自己的公益团队,大张旗鼓地去。

    郭晓青:“大张旗鼓”,为什么是大张旗鼓呢?就是说我做这个事情是一个很好的事情,我要堂堂正正地,要让更多人知道。

    孟小平:也不是想炫耀自己,只是想用实际行动带动和影响更多的人。效果还挺好的,一开始十几二十个人做公益,现在我们两个公益团队有400多人,而且做公益的也越来越大,不管是福利院还是养老院,我们还慰问老八路、老红军,和地方也都有了一定的机制,每次去福利院之前都问他们需要什么,买上点儿。

    郭晓青:是有针对性的。

    孟小平:是的,而且尽量赶着饭点去,抱抱孩子,喂喂饭,孩子特别需要你的拥抱,孩子就像见了自己的亲人一样。

    郭晓青:为了这个眼神也得坚持下去。

    孟小平:走的时候也特别不舍得,有的孩子就哭了,就要跟上走。

    郭晓青:这时候也是最伤心,最辛酸的时候。

    孟小平:去的久了以后孩子们叫我爸爸。

    郭晓青:现在有多少孩子叫你爸爸?

    孟小平:有四五个,还有的孩子不会说话。

    郭晓青:您心里什么感觉?

    孟小平:说不出来的感觉,这就是造化弄人。

    郭晓青:所以我们要尽一份力,让他们在社会上感受到爸爸给他的这份爱。所以我想起了孟子说的话,爱人者人恒爱之,敬人者人恒敬之。

    虽然说捐献造血干细胞有些人做了,献血人们也献了,去福利院可能也有人去,但是这么坚持的,孟小平“太原好人”的称号是当之无愧的。感谢您!

    接下来我们说说袁国萍。袁国萍所做的事,我看完以后心里特别心疼。你说你护理的这些病人,精神病患者,痴呆老人,临终关怀的人,还有痔疮、压疮,你所有这些做的工作,在我们来说,都觉得太难了,而且太累了,而且太脏了。

    袁国萍:真的,而且尤其对现在社会上的人来说,一个是老年痴呆,一个是老年精神病,一般人接受不了,长期瘫痪的老人很容易起压疮,最后肯定会有味道,一般家庭都接受不了,但是对于我们来说,我觉得我干了这个工作,就要终身奉献,所以从开始我嫌弃,一直到现在习惯成自然了。

    郭晓青:你有过嫌弃。

    袁国萍:是的。

    郭晓青:特别是当时年轻,正是青春期。

    袁国萍:我青春期的时候没有见过这种老人和病人,但是当我到了老年科,真的是嫌弃,而且是躲得远远的,但是十多年以来,慢慢地,尤其我们主任,受他的感染,我觉得他那么伟大,我跟着他,也要给他长脸。

    郭晓青:其实说到“长脸”,坚持16年也非常不容易。中间有没有想过不干了?

    袁国萍:想过。但是我看到很多老人,有的老人和我们已经有了感情,我们有时候开玩笑,我要去别的科了,老人对我们都是依依不舍的,我从心里也舍不得老人,真的是有感情了。

    郭晓青:就像刚才孟小平说的,很多孩子叫他爸爸,是这种感觉。我们说说临终关怀,这是最让人感情上受不了的。

    袁国萍:是的,子女们把老人送来以后,因为他们工作忙,不可能每天守着老人,我们24小时都要守着老人,从老人意识清楚的时候,到最后的时候,我们慢慢都要当子女,老人清楚的时候,只要他有一口好吃的,家里送来的好吃的,他都要叫你过来吃,一直到他最后时刻,看着我们的时候,比看着他们子女的时候还多。

    郭晓青:16年来一共有多少这样的人?

    袁国萍:200多个。有一次半夜,有个老人情况不太好,就去世了,然后我们把家人叫来,给老人穿戴好,把他送走。

    郭晓青:每次送走,心里什么感觉?

    袁国萍:特别难受。尤其第一次送走老人,那个老奶奶95岁,当时大中午,我也是大肚子,然后科里的人在抢救,他们说你别去了,大肚子有讲究。我说没事,因为从她来的时候一直是我。然后她走了以后,我哭得可能比他们家人还厉害。

    郭晓青:所以每个老人送走,其实就像送走亲人的感觉一样。这是一种感情上的撕裂。招呼这种瘫痪老人是最累的,能累到什么程度呢?

    袁国萍:我们要两个小时翻身一次,不能动的要上尿垫,勤更换,一定要保持干燥。两小时必须做一次,这是流程,也是我们的责任。

    郭晓青:那你每天的工作就是去了以后在病房帮助老人。

    袁国萍:对,不停地巡视病房,所有分管的老人,我们都要清楚,从他的饮食、护理,都要清清楚楚。

    郭晓青:感情最撕裂的是临终关怀的老人,可能最脏的是瘫痪老人,那么对痴呆老人呢?可能是最困难的。

    袁国萍:是的,不要说他不认识我们,连他子女都不认得。他如果好的时候,可以配合我们工作,比如喂个饭,做个治疗,都可以,但是如果他正好在应激状态,我们喂饭的时候他要吐,或者还要打我们,这都很正常。

    郭晓青:对你印象最深的,或者你最舍不得的是哪一件?

    袁国萍:就是老人走的时候,尤其不是痴呆的这些老人走的时候。

    郭晓青:所以每每遇到这样的事情,是心里最撕裂的。16年的时间见了那么多的老人,让你感触最深的是什么?

    袁国萍: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

    郭晓青:面对这么多的老人,最最生活不能自理的老人都让您碰上了,从一开始的不愿意到现在的无怨无悔,您用16年,还会继续做下去吗?

    袁国萍:还会,一直到我退休的一天。

    郭晓青:另外还有传帮带。

    袁国萍:我就是我们李丽珠主任传帮带下来的。我给他们讲课的时候,我说做事之前先会做人,孝敬老人之前,先会孝敬自己父母。很多老人看见我们,觉得比他们的孙子孙女都亲。

    郭晓青:这就是我们的成就感。

    袁国萍:现在这已经不再是一份工作,而是孝敬自己的爷爷奶奶了。

    郭晓青:网友问,你每天护理工作的时候,会遇到身体脆弱,精神失常的老人,你有怎样的情感体验?

    袁国萍:只能把他当作自己的老人,一定要有爱心和耐心,不要嫌弃。老人不吃饭的时候一定要哄。

    郭晓青:老人都是老小孩,要把他当成一个孩子去哄。袁国萍用16年的时候来完成这样的一个锤炼,把老人当成自己的老人,把老人当成孩子。

    网友问孟小平,作为孟子的后裔,如何推广仁义礼智信的品格?

    孟小平:首先从自己做起,只有自己做好了,才能去传给别人。仁者爱人,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可能有难度,首先从自己做起。

    郭晓青:用自己的言行去感染别人,带动别人,形成更好的社会氛围。我们用这句话来结束这期的访谈,爱人者人恒爱之,敬人者人恒敬之,在他们二位的身上是很好的体验,感谢两位太原好人,也感谢广大网友的收看,再见!

编辑:sxty_lisy
  文明看台 更多>>  
文明创建 更多>>  
八旬老人表扬“晋 AT7502” 的哥
“身边好人”走进网络
我市连续十届20年蝉联“全国无偿献血先进城市”荣誉称号,人均献血率远超全国平均水平
太原数字城管给省城11类公共设施穿上“不粘衣”
太原市发放3万张“文化消费卡”
2016“紫林杯”广场舞大赛在东湖广场拉开帷幕
文明风采 更多>>  
青年油画展亮相太原美术馆
《两岸“无锁不谈”合作交流展》在山西民俗博物馆开展
欢迎来山西,一览中国历代彩塑
太原捷安特俱乐部在骑游活动中宣传山西民俗文化
晋字牌“非遗”展演扮靓食品街
太原市精神文明办主办“文化龙城美丽太原”书画展
  电话:0351-4223160
  传真:0351-4220006
  邮编:030081
  地址:太原市新建路81号
太原市精神文明建设委员会办公室
W020130128516075214527.jpg
太原文明交通公益广告
文明交通公益广告宣传内容
[公益广告]雅安雄起
公益宣传——诚实守信用语
公益宣传——志愿服务用语
太原文明网版权所有 太原市精神文明建设委员会办公室主办 技术支持:太原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