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玉米香里的母爱


发表时间:2018-04-13 来源:太原文明网
    王海燕
    那天从娘家启程返回省城太原的时候,天空已拉上了漆黑的幕布。
    爱人眼睛直直地盯着前方,双手握紧了方向盘。车子出了村子,快到十多公里外镇上的时候,我的电话响了。“哎呀,你们走得太急了,玉米面忘拿了。”电话里传来了母亲焦急的声音。
    母亲说,她送走我们后,看到打包好的那兜玉米面还在家里,便立即追了出去,骑上自行车跟了好一段也没追上。我安慰她说,没事的,下个星期再带。母亲叹了口气,说这回的玉米面是新收割的玉米磨的,玉米棒子是她精挑细选的。怕新磨好的玉米面在袋子里捂坏,磨好后,就摊放在大簸箩里。白天太阳一出来,就和父亲抬到院子里晒,日落前再抬回客厅,就等我们回家时带呢。
    我想象着母亲追出来的样子,急慌慌地在马路上骑车追赶,失落地看着渐行渐远的车灯,以及为了一兜玉米面几乎要哭的样子,眼睛不由地湿润了。“老公,掉头,回家!”爱人很配合地掉转了车头。一进院子,母亲欣喜地像孩子一样从家里迎了出来,怀里抱着那兜玉米面直奔车子的后备箱,那兴奋的样子就像她成功做了一件什么大事儿似的。“回到家赶快晾开,别在袋子里捂着啊!”母亲心满意足地挥挥手,还忘不了叮咛一句。
    坐在车上,我的思绪不由地回到了儿时。上世纪70年代的农村家庭,白面不足,需要用高粱和玉米面填补。玉米面纤维比较粗,每次吃玉米面做的饭食的时候,我都觉得难以下咽。小时候,我的身体很弱,又挑食,三天两头感冒发烧。母亲为了提高我的食欲,就在给我蒸的玉米面馍馍上面点缀一颗大红枣,馍馍个头也比家里人的小,看上去很可爱。吃饭的时候,妈妈总是“好吃、好吃”赞不绝口,嘴里嚼得很香甜的样子。而我长大后,就没怎么见母亲吃玉米面。后来才知道,母亲吃了玉米面有胃部烧心的严重不适感,当时坚持带我们吃,是想打消我不吃的念头。
    家里条件好转后,白面大米顿顿可以吃到。母亲认为人吃五谷杂粮才更健康,因此,家里的餐桌上时不时还会有玉米面做的吃食。不过,为了她的宝贝儿女,母亲会绞尽脑汁创新一下,想方设法用单调的玉米面做成各种各样的可口美食,玉米面糊、玉米面饼、玉米面发糕、玉米面饸饹……这些名字普通的饭食,母亲都会加点糖呀、酸菜呀之类的佐料,吸引我们来吃。而我,日久天长竟然不知不觉喜欢上了吃玉米面。
    上世纪90年代,离开村子到省城求学后,每次一回家,母亲都要给我烙上几个玉米饼。临走时,不论多忙,都要再给我烙几个路上带着。记得我怀上儿子那年,妊娠反应特别严重,吃什么吐什么,浑身无力,躺在床上度日如年。母亲知道后,连夜烙好玉米饼,起了个大早,倒了好几趟班车给我送来。奇怪的是,吃了玉米饼,居然一点也没吐。我提醒母亲其实可以在超市买玉米面,在我的家里直接做的,不用大老远往过带。母亲却说,老家的炉火和城里的煤气做出来的味道不一样,更有烟火的气息。就这样,玉米饼伴随我度过了最严重的妊娠反应期。我与玉米面也从此结下了难以割舍的情缘。
    如今,闲暇时我也会尝试着做玉米面为原料的各种吃食。吃着吃着,总会有一缕温馨和美好涌上心头。